Parenting Biblically

Supporting parents in pursuit of biblical parenting.

You are not logged in.

#1 2017-05-19 17:33:29

Zhfxd8wg3f
Member
Registered: 2017-01-12
Posts: 460

老城区日排生活污水在8000吨左右

脆弱草海 盼实在保护

大批黑颈鹤在草海越冬。罗喜贵摄
在草海北坡,工人正在铺设调水补水管道。罗喜贵摄
核心阅读
●保护区内人类活动增加,根源之一,是老城区与草海相邻,城镇规划发展与自然保护区界限不明晰。
●草海生态保护上升到了国家层面。集污治污、退耕还湿、生态移民搬迁等多项原定2020年完成的任务,都将提前至2017年完成。
在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陕桥街道陕桥村,位于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兴盛砖厂一片沉寂,砖厂负责人柳浪已于日前接到县工能局、环科局等部门联合下发的通知,此处厂房将按照淘汰落后产能政策被依法取缔。
“几十年来,我们‘靠海吃海’,考虑周边居民生存和发展多于对草海的保护,是时候改改了。”柳浪感慨道。
“生存重于保护”,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的“围湖造田”等频繁的人类活动给草海带来了灾难。正如柳浪所说,草海周边的群众长期以来“靠海吃海”,保护与发展的矛盾仍是草海自然保护区所面临的最大难题。
“人进湖退”曾导致湿地和水鸟几乎消失。经过30余年治理,草海“劫后余生”
2016年12月初,环保部通报了对全国446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人类活动遥感监测的情况,发现贵州威宁草海等4处保护区问题较突出。根据通报,威宁就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内人类活动增加的情况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保护区内人类活动为采石场2处、工矿用地6处、旅游设施1处、水土流失1处、码头1处和其它人工设施8处。
“这些违法违规开发建设活动,一部分是历史遗留问题,如部分砖厂、码头始建于上世纪90年代,多已废弃;另一部分则是因为老城区与草海相邻,存在城镇规划发展区域与自然保护区重叠、界限不明晰的情况。”草海管委会副主任李茂说,“目前威宁县和管委会已提出整改方案,压铸模温机厂家,确保于2017年5月15日前完成整改。”
不论是历史遗留问题还是城镇规划的问题,环保部的遥感监测结果再次暴露了草海保护区在保护与发展之间平衡的艰难。
据介绍,威宁县有150万人口,在贵州全省各县(区)中最多,同时以24万贫困人口居全省各县(区)之最。在威宁老城区的草海管委会,李茂边说边指引记者向南望去,不足1公里处便是草海浩渺的水面,扬州电加热器。“上世纪50年代末和70年代初两次大规模排水造田、围湖造田,使草海水面从最宽时的50平方公里左右降至5.9平方公里,湿地和水鸟几乎全部消失。”
草海湿地生态系统的濒临崩溃也给当地带来干旱、冰雹等一系列小气候变化恶果,草海的保护与治理也随之提上日程。1982年,贵州省政府决定建坝蓄水还湖;1992年,经国务院批准,草海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经过30余年的治理,草海的水域面积恢复至25平方公里左右,并有周边沼泽地20余平方公里,可谓“劫后重生”。
保护区近三成面积水土流失,与城区相邻的草海还面临严重的水污染威胁
“保护区范围是依草海的集雨区划定,约96平方公里,不仅威宁老城区与草海部分重叠,而且草海周边20多个村庄或农或渔,也依草海而生。”草海管委会环境监测处处长刘文说,“在2016年4月份之前,9万多人口生活、生产所产生的污水基本全部直接排入草海,老城区日排生活污水在8000吨左右。”
这只是有统计的生活污水排放量,还有保护区内数万亩耕地开垦和施用化肥、农药所产生的水土流失和农业面源污染,都对草海水质造成了难以估量的影响。
2013年8月,中国科协组织专家赴威宁调研,发现草海保护区水土流失面积达31.44平方公里,占保护区面积的近三成。同时,水体正遭受严重的污染威胁,草海上游水质为V类,中游水质为IV类,下游水质仅能达到Ⅲ类水质标准。
转机出现在2015年11月,《贵州草海高原喀斯特湖泊生态保护与综合治理规划》获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复同意,将草海生态保护和综合治理上升到了国家战略层面,《规划》涉及8个方面43个项目,总投资107.9亿元。《规划》提出,贵州省必须紧紧抓住“治、建、管、改”总要求,着力从“治山、治水、治环境、生态修复”4个方面着手,全面推进草海生态保护与综合治理,宜昌注塑模温机
“这条街一线以南的建筑都将进行拆迁。”走在老城的鱼市路,管委会的同志介绍说,依据规划,老城区处于集雨区内的部分也将进行搬迁,其中有居民区,还有一所学校。
污水治理也提上日程。据草海污水处理厂运营员李冬介绍,设计日处理能力为1万吨的污水处理厂投资0.74亿元,日实际收集处理城镇生活污水8300吨左右,老城区6条截污沟及片区生活污水全部接入收集处理,解决了老城区生活污水未经处理直排草海的现状。
而对于周边26个村庄的排污问题,草海管委会优化布局19座环草海分散式污水处理站,目前已建成投运4座,15座正在规划建设,全部投运后日收集处理生活污水3000吨以上。“我们分上中下游三个断面监测,通过布置水质自动监测船,对水质进行实时在线监测。”李茂说。
已退耕还湿21200亩,生态敏感区的棚户区改造及移民工程也已启动
一大早便陪“拍鸟客”外出归来的海边街道银龙村的吴广荣正清理院落。“湖边5亩耕地全退了,那土肥得流油,一亩能收2000斤苞谷,肯定不舍得。但为了保护草海和水鸟也值了,现在水鸟越来越多,来草海看鸟的人也越来越多,政府帮我开起了农家乐,今年就净赚了4万多元。”
为了从源头上减轻草海的负载压力,威宁在城镇发展上已明确“东缩西移、南缩北移”的发展思路,避开保护区范围;同时打造以草海为重点的县城生态经济圈,鼓励发展生态旅游、生态农业等绿色生态产业,把人从单纯的土地依赖中解放出来。
位于县城和草海之间的海边街道办事处属于生态环境脆弱区域之一。办事处副主任马雪琴告诉记者,针对这一带的水土流失和环境污染情况,政府通过土地流转方式,目前已经在坡耕地上实施了2000多亩退耕还茶工程,既有经济效益,又是旅游景观,还发挥隔离污染、保护生态的作用。
据李茂介绍,总投资24.77亿元的退耕还湿工程共要完成6万余亩耕地的征收,目前已完成21200亩,为水域面积恢复至33平方公里奠定基础。同时,投资20亿元的草海周边生态敏感区7112户棚户区改造和移民工程已完成签订协议1789户、拆除245户,从源头上减轻草海污染负荷。
经过多年的保护努力,当地群众也形成了自觉爱鸟护鸟的强烈意识。因为每年有成群结队的珍禽来草海越冬,群众庄稼、蔬菜受损成了常态。银龙村的李传华去年种了3000棵莴笋,全被鸟儿吃光,李传华也未惊鸟赶鸟,“现在吃穿不愁,草海也恢复了,烟台水冷式冷水机,经常有鸟来吃我们种的菜,我们欢迎它们来吃。”
由于目前候鸟越冬期还未过去,李茂手头只有2015年的统计数字,“草海有包括国家一级保护物种黑颈鹤在内的230种、10万余只鸟类在此过冬;黑颈鹤达到2200多只,估计占全球总数的1/5左右。”
“根据省政府的要求,集污治污、退耕还湿、生态移民搬迁、环境绿化等多项攻坚战原定2020年完成的任务,都将提前至2017年完成。”李茂表示,任务艰巨,但这一仗必须打好。

Offline

Board footer

Powered by FluxBB